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校新闻 > 校园新闻 > 正文
阅 读

合作·思辨·树人——聆听李庆久教授讲座有感

来源:信息中心   时间:2020-06-20 18:14:01
 
       6月8日上午,金太阳教育李庆久教授应邀来到印江中学,为全体教师做一场教育改革的专题培训。培训共分为两个环节,首先是李教授上《醉花阴》公开课,其次是他开设《新形势下提高课堂有效性的实践与探索》专题讲座。培训活动有惊喜,有反思,亦有感悟,让我获益良多。

小组合作模式的课堂教学

       随着新课改的不断推进,关于如何打造高效的语文课堂教学模式,成为新一轮基础教育改革的主要目标。其中成效显著的教学模式是以自主、合作、探究的方式开展,使原本死板的语文课堂变得丰富多彩。

       关于这种教学模式,我已不陌生,高一的时候也曾尝试过,但因为组织协调不合理,规则不完善而停止摸索。李庆久教授的这堂公开课,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,通过小组学习的模式,让我看到了学生合作的能力,任务驱动下思维的碰撞,课堂回归后学生的获得感,老师真的“退”了下来,只是一个穿针引线的领路人。当然,这样的课堂模式,对老师的备课能力要求更高,教师对文本要非常熟悉,甚至到了要将文本打碎再重组的地步。学生在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学习的时候,老师的引领才可能让这堂课真正达到实效。
培养学生的思辨意识

       近年来,关于培养学生的思辨意识,是许多学者和老师所提倡的教学方法。所谓思辨,应是有质疑的眼光、并具有多元、理性的思维方式。不可否认,我们的学生缺乏一种思辨意识,我认为原因跟学生的阅读相关。虽然在我所带的班,每周都会有一堂阅读课,但据我观察,大部分同学读的都是华而不实、空洞无物的文章,各种伪抒情、伪情调、伪崇高弥漫在他们的阅读及写作中。久而久之,阅读逐渐浅层化,思维也显得单薄无力,学生随之对阅读也会失去兴趣。针对这种现象,我曾要求我班的学生读文学经典,经典作品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里面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学生去探索,并且每周做一次读书汇报,根据他们的汇报情况来看,学生读文学经典,更多的是以一种从众心态和膜拜的心理在阅读,仅仅只是停留在讲讲这个离奇的故事,说说这个剧本的优点,不再有更进一步的思考。

       为了拓宽他们视野,在上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》的时候,我试着找了一篇关于武松打虎解读的文章让学生阅读,作为课外拓展。结果学生的反应全是说:“这个作者胡说八道。”学生的反应如此统一,也从侧面说明学生仅仅只是浮光掠影、浅尝辄止的阅读。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与作者形成对话,没有生成自己的问题。如果文学经典不能致用于当下,不能和个体的生命经验相联系,不能思考人生,思考社会,思考文化,反思自我,那么这个过程就不能形成对文化的理解与思辨,以及对自我的反思与创造。

当代语文应教学生做人

       在李教授《醉花阴》公开课的互动环节中,小组发言人上台发表本组观点时,李老师要求他先鞠躬,并且不能太随便,鞠躬的弯度要大。其次在询问其他小组对本组的观点是否有补充或不同看法时,要加上“请问”二字,最后观点发表完了,上台发言的小组代表还要再鞠一躬,方可下台,回到自己的座位。这个看似在整个互动的环节中,分量很小的环节,却是在帮助学生如何完善自己的人格。

       有爱的教育,心灵的塑造也是语文教育必不可少的一环。我比较喜欢用大自然的四季来比喻人生的四个阶段,而此阶段的学生正处在人生的春季,最富于感知力的时代,同是也是由自然人走向社会人的过渡阶段,因此道德教育尤为重要,尽管我们学生需要学着用理性的眼光去看待问题,但是那只能告诉学生应该怎样去想而不是告诉学生应该怎样去做。

       李教授的讲座中,有句话非常打动我:“当代的语文应教学生做人。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脑袋里首先浮现的便是塞林格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及余华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中那些我原来以为自己已经读懂但其实并没有读懂的东西。

       育人是一辈子的事,作为一名新老师,我才刚刚起航...... (作者:语文组  杨润)